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庆“双六十”征文选登
庆“双六十”征文选登
一等奖作品:叩开全国几十万学子的“回炉”之门---李耀纶
时间:2010-1-12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一股回炉之风横扫华夏大地,几十万“辍学”的大学学子又重返阔别了近十年的校园,他们用自己的勤奋和才智为中华民族修补了因十年动乱而造成的知识断层,如今他们已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叩开这扇回炉之门的正是北大学子李耀纶、庞大本、张志昌和清华学子黄学平。

        1978年3月18日,全国科学大会召开。在这次大会上,复出不久的邓小平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做了重要讲话。当小平同志向科学家们诚恳地表白:“我愿意当大家的后勤部长。”时,与会的许多科技工作者热泪盈眶,倍感振奋。当时,我们这批蜗居在河北衡水盐碱沙窝里的北大清华的学子们同样倍感振奋,也预感到“解放的日子”就要来到。但我们等不及了,为了及早跳出盐碱沙窝,我们几位北大、清华的学子开始酝酿启动回炉的“伟业”。确实,在那个年代若想再回北大学习就如同白日做梦,若真能梦想成真,谁又能说这不是一桩“伟业”呢?

         为了梦想成真,我们几位学子在蜗居的小屋里设计着各式各样的行动方案,最后我们决定马上给小平同志写信,把我们的想法告诉小平同志,也许我们的梦想就可以变为现实,因为小平同志曾经许诺:“我愿意当大家的后勤部长”。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的工作就是写这封信,几易其稿,信终于写好了。但如何把这封信送到小平同志的手中呢?我们想到了小平同志的女婿张宏。张宏是北大物理系64级的同学,我比他高一个年级,他原来是北大武术队的队员,文革中我把他请进了物理系的宣传队。我们彼此十分熟悉,同时张宏与庞大本、张知昌又是同班同学。所以只要找到张宏,信就可以呈送到小平同志的手里。于是就在一九七八年的春天,我们一起踏上了赴京的路程。

        到了北京经过一番周折,我们终于见到了已在电工所上班的张宏,张宏很赞同我们的想法,他非常爽快地答应尽快把我们的信呈送给“老爷子”。怀着兴奋的心情,我们在北京等待着小平同志的批示。第二天张宏打来电话约我们再去谈一谈,一路上我们猜测着各种可能:批示下来了?不行?没见到邓小平?一路忐忑不安地来到了电工所,当见到张宏一脸灿烂的笑容,我们的心才放了下来。原来张宏看过这封信以后,希望我们能把信里的几个地方再修改一下,同时建议我们把信中的字写得再大一些,不然“老爷子”看起来会很吃力的。依照张宏的意见,我们又把信重新写了一遍,再请张宏呈送给小平同志。

        两天后,张宏给我们打来电话说:在全家吃饭的时候,他把信呈给了“老爷子”,小平同志接过信浏览了一下,大概还是嫌字太小,把信又递给了张宏,让张宏念给他听,小平同志认真地从头听到尾,念完信以后,小平同志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听完张宏的电话,当时我们的心里感到非常遗憾,因为我们不知道小平同志是否同意我们“回炉”的请求。经过商量我们决定还是在北京等消息,张宏知道后劝我们不要在北京等了,还是回去等消息吧。无奈之下,我们一行四人带着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又回到了那个偏僻的小县城重操旧业,不再提这件事了。过了不久,我们突然接到张宏给我们传来的好消息,他说小平同志在接见北京大学校长周培源的时候说:北大、清华的一些学生给我写信,想回来继续学习。你看北大、清华是否可以先搞个试点(大意)。

        得到这个消息,我们非常高兴,奔走相告。自此,一股源自北大清华的“回炉”之风开始盛吹华夏大地,几十万在文革中被赶出大学校门的学子又重新回到了熟悉的课堂。

        今天当我再次回首这段往事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次“回炉”的意义不仅仅是小平同志对文化大革命的拨乱反正,更是小平同志为了实现科教兴国战略采取的一项英明举措。小平同志当时没有立即回答我们写给他的信,是因为他需要时间来“运筹”,毕竟这是关系到全国几十万大学学子前程的大事,更是涉及到全国各地政府部门统筹安排的一件大事。

        当年,如果不是我们去叩开这“回炉”的大门,肯定也会有其他的学子去打开这扇大门,我们只是顺应了历史的潮流,成就了中国教育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桩“伟业”。

用户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留言: 注册用户才可以进行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