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庆“双六十”征文选登
庆“双六十”征文选登
三等奖作品:中医甲子情--马悦慈
时间:2010-3-10


  今年,恰逢共和国六十华诞,而我与中医结缘也正好一甲子。
  共和国诞生的那年,我七岁。那时,我体弱多病,记得七岁那年,我因贪吃又受了凉,感到胃胀腹痛,妈妈抱着我去了一家中医诊所。小孩子最怕打针吃药了,可是这家诊所里的大夫,既没有在我屁股上打针,也没有逼着我吞药片,而是在我的肚子上推推、揉揉、摩摩、捏捏。只一会儿的功夫,肚子就不痛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中医。
  在成长的过程中,生病总是难免,期间去过西医医院,也去过中医诊所,总体上,还是老中医先生拉家常式的问诊以及各式中药材的芬芳给我留下更多的温馨感受。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我读完了中学,面临报考职业学校的选择。那时妈妈建议我报考上海中医学校,想到仅仅用手的抚摸就能治病,我就爽快地听了一次妈妈的话。
  1959年7月,我开始在上海中医学校推拿专业就读,直至分配到杭州的部队医院工作,后复员转到上城区中医院,直到1996年6月退休,我一直在中医的推拿、针炙岗位上工作,尽自己的能力为每一位病人解除病痛。据我自己的不完全统计,这三十七年来,共诊治病人几万人。是中医给了我治病救人的机会,是中医使我实现了人生的价值,也是中医为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有一位叫王金宝的病人,因中风而偏瘫在床,半边肢体不遂。根据中医“不通则痛,通则不痛”的理论,我为他制定了贯通经络的治疗原则,通过辩证施治,使他能够蹲着亲手修理自行车。前几年,在逛街时还碰到他们夫妇俩,他们还沿用当时治愈后的给我取的绰号称呼我——“救命大菩萨”  我乐兹兹地享受着这个“绰号”,不是因为我能“妙手回春”,而是人们给予中医的荣耀。
欧洲的西医在中世纪时流行放血疗法,具体做法是用柳叶刀切开患者的静脉,进行放血。中国的传统中医也有让患者少量出血的“梅花针疗法”,不过在具体操作上,似乎更加“文明”一些。我曾经碰到过一位患者刘师傅,他在“文革”期间头部被铁管击伤过,留下了经常头痛的后遗症。经询问及检查,我认为他的头痛是因为头皮局部血淤所造成,于是采用中医当中的“袪瘀生新法”,首先用梅花针轻叩其淤血部位,放出淤血,然后外敷俞氏消肿膏及自研伤药。这种“梅花针疗法”用了三次,即解除了刘师傅多年的头痛症状,经跟踪了解,以后再也没有复发。这是中医当中的小小梅花针创造的奇迹。
  几十年来,我不断学习,不断摸索,以中国传统中医理论为基础,总结出一些具有较好疗效的中医治疗方法,如:以鱼腥草注射液取手太阴肺经之曲泽穴、列缺穴或取手阳明大肠经之曲池穴进行穴位注射治疗小儿继发性气管炎及咳嗽久治不愈症,一般情形下,三至五次,即可治愈;以复方丹参注射液穴位注射治疗中风偏瘫肢体,加速功能恢复;结合西药普罗卡因,注射阳陵泉穴,消除急性胆囊炎痛症,其效果立竿见影;当然,更多的是采用针灸及推拿等物理疗法(以现在的观念看,也可称之为“绿色疗法”),解除病患的痛苦。
确实,中医推拿博大精深,其手法看似简单,但其治疗范围却可涵盖内科、外科、儿科、伤科、妇科、五官科等疾病,在我几十年的医疗过程中,成功案例,可以说举不胜举,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同样,中医针灸也堪称神奇。针灸是针法与灸法的合称。灸法是把燃烧着的艾绒按一定穴位熏灼皮肤,利用热的刺激来治疗疾病。在此先按下不表。单说针法,是把毫针按一定穴位刺入患者体内,运用捻转与提插等针刺手法来治疗疾病。
记得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接治了一位男性长者,他自述在坐长途汽车的时候,不小心把腰给扭了,一动就感到腰部疼痛,几不能行走。他主动提出,希望我用针法,尽快为他解除病痛。他为什么要明确指定使用针法呢?这使我非常好奇。是久病成良医,还是……经询问得知,原来他是一位县级医院的院长,对中医针法的疗效早有了解。于是,我取出银针,选取合适穴位,治疗了十几分钟,即让他在走廊里试着自己走走,结果他摊开两臂,没有任何依靠,在走廊里走了三个来回。这位院长大人当然是喜不自禁,而我,则又一次为中医感到骄傲。
  外科大夫给自己的亲人做手术,需要很大的决心。我给家人治病采用中医疗法,似乎不感到紧张。我老伴有段时间,一到夏季便腹泻不止,西药服了不少,然效果不佳。于是我用温针取足三里、梁丘等分布于胃经上的穴位治疗了三十次左右。前几次治疗之后,每天腹泻次数,即有减少,三十次治疗之后,症状完全消失,从此不发。我女儿在初中时期的近视眼,也是我用针法治好的,免去了她戴眼镜的不便。如果说一位医生要把某种治疗方法用于至亲身上,那么这位医生对这种治疗方法肯定是有十足的自信的。我对祖国的传统中医就是有这种十足的自信。
  因为女儿的关系,我得以常去香港。去年居港期间,外孙女的扬琴老师获知我是大陆中医师,便前来问诊。她自述自初潮以来,即有经痛,历有十余年,痛感时轻时重,在香港治疗多年,不见好转。在详细了解了她的病情和病史之后,我根据中医辩证理论进行了分析,决定使用温针进行治疗。一次温针下去,疼痛完全消失;二次温针,我为她巩固疗效。经跟踪了解,如今她已与痛经“诀别”。这位扬琴老师,自然是千恩万谢,对我外孙女的教学,也更加上心了。这是中医给我的外孙女带来的小小的好处,算是我这位“老中医”沾了一点中医的光吧。
  中医,以其“外内法”(以外揣内)、“辩证论治”以及“整体观”(天人合一)为特色,在中国存续两千余年,也曾经历过数次存废之争。在中医的发展过程中,既有鲁迅对于中医的批判,也有毛泽东对中医的支持。在2003年SARS事件中,中医再次展现出其在当代的活力。
2007年,美国最权威的FDA(美国药品食品管理监督局)就发布了一份指导性文件,名为《补充和替代医学产品及FDA管理指南初稿》,首次认同中医学为独立学科体系,认为“中医药学和西方主流医学一样,是一门有着完整理论和实践体系的独立科学体系,而不仅仅是对西方主流医学的补充”。当然,美国权威机构对于中医的认可,只是中医当代生命力一个注脚。
  祖国六十华诞在即,而我则与中医结缘六十年,此中甜蜜之巧合尤如甘草之回味。正是:
  祖国华诞迎六十
  余从中医一甲子
  岐黄之术展新颜
  天人合一创和谐

用户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留言: 注册用户才可以进行发表。